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二胎难产霍总在产房外面哭成狗免费阅读

二胎难产霍总在产房外面哭成狗免费阅读

作者:我吃棉花糖

类型:言情小说

大小:8.1MB

时间:2024/05/10 14:06:27

内容概述:二胎难产霍总在产房外面哭成狗:这部小说的男主叫霍隽...

免费试读 12070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二胎难产霍总在产房外面哭成狗:这部小说的男主叫霍隽渊。她是他十年的邻居八年的舔狗,一心一意的爱慕却背上一个妄想爬床上位的恶名...一朝家破人亡,她从被捧在手心跌到万丈谷底,再见面,她改头换面成为他的秘书,他却认不出她,而她只想从他身上借走一样东西,从此路归路,桥归桥,可是后来霍隽渊红着眼眶站在她分娩的手术室外,干吼:“没我的允许,你不许死!”结果,孩子生了两个小时后,她终于被推出产房,却看见那个冷漠禁欲的男人趴在一具尸体上哭得死去活来……

第1章 过路的取经人

深夜,酒店的大床上,手机铃声一直在嗡嗡作响。

霍隽渊无心去理会,因为他此刻正在被某种情欲支配,身体燥热到极点。

女人纤细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他衬衫上的扣子,柔软的嘴唇一下一下吻上他的下巴,喉结,最后是胸膛。

每一次落吻,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发颤,喉结跟着上下滚动。

而他的眼睛却被一条领带蒙着,看不到对方是谁。

“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

女子声线轻柔妩媚,“过路的取经人。”

话音落下,小手快速解开霍隽渊的西裤拉链。

结果,下一秒,男人温热的大掌倏地握住那只不安分的小手,紧跟着往自己身前用力一带,然后用尽全身的气力,翻身将女子压在身下。

低沉而暗哑的嗓音随之从头顶传来:“那我就是西天如来,专压你这只猴子!”

钟凌心上猛地一惊。

靠!

西天如来都搬上来了!

难不成她找闺蜜配的药剂分量不够?

不等她弄明白,身前的男人已经抬起手,就要把蒙在脸上的那根领带扯掉。

钟凌担心霍隽渊看到自己的脸,急忙伸手摸到照明遥控。

“啪”地一下,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

可这一点都不耽误接下来身体的反应。

暗夜里,男人犹如食人骨髓的野兽,一路攻城略地,所向披靡。

当蚀骨灼心的痛感袭来,钟凌忍不住在霍隽渊的肩膀上狠咬一口。

“嘶——”

霍隽渊闷哼一声。

可这一点都没唤醒他怜香惜玉之情。

反而更狠!

更猛!

欲念到达顶峰,她几乎要晕厥。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后,风雨这才逐渐平息。

终于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钟凌起身就要离开。

可她脚趾还没碰到地面,便被身后袭来的一条长臂又带回到原位。

紧跟着,男人欣长健硕的身影又猛地压下来,“想跑?我同意了吗?”

钟凌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妈卖批!

这是给人配的迷药,还是骡子马配的发情药?

因为体力消耗太大,以至于当她最后走出房间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

第二天一早。

霍隽渊醒来后,有点头疼。

看到满室的凌乱,立刻给秘书打通电话:“钟秘书,过来一趟。”

钟凌的房间就在隔壁。

接到顶头BOSS的电话,哪敢耽误一分钟?

她快速戴好黑框眼镜和假牙套,就赶忙来敲霍隽渊的房间门。

她为霍隽渊做了将近三个月的秘书,期间每天的工作强度都很大,几乎24小时都是高度精神紧张状态,生怕出一点小纰漏。

得到应允后,钟凌用备用房卡刷开门。

结果她一进去,就看到赤果着上身的霍隽渊坐在床上。

正目光端详着眼前的一条黑色蕾丝内裤。

“霍总,您有什么需要?”

钟凌故意哑着嗓音。

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幕一幕,她就忍不住两腿发软。

这个平时看起来冰冷禁欲的男人,在床上简直就跟一个禽兽没分别!

霍隽渊看着浑身战战兢兢的小秘书,厉声质问:“昨晚,你有进过我的房间?”

说完,他随手就把黑色内裤丢过去。

内裤刚好落在钟凌脚下。

“没,没有!”

她急忙蹲下身,就要捡。

男人凌厉的嗓音再次响起:“不是你的,捡它干嘛?”话音落下,霍隽渊下了床,迈着笔直的大长腿刚好从钟凌的身前经过。

“我,我拿去好调查……”

钟凌用手扶着眼镜框,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昨晚是她太不小心了,万一暴露身份,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毕竟像四年前那样惨痛的遭遇,谁都不想再有第二回:家破人亡,从云端跌入尘埃!

霍隽渊刚好在她身侧停下来,居高临下地把小秘书全身打量一遍:

满脸雀斑,身材普通,厚厚的眼镜片,龅牙加钢丝牙套;而昨晚,那个在他身下承欢的女人肌肤柔软细腻,腰细到盈盈不足一握。

简直用“人间尤物”来形容都不为过!

可惜,没有看清脸!

“给你24小时,把人给我找出来!”

“是……”

人很快就找到了!

只隔了一天,酒店方面就把人送了过来。

钟凌第一眼看见那个女孩,足足愣了三秒钟。

小姑娘看上去年纪不大,也就20岁刚出头的样子,上身是酒店制服搭配一条洗的泛白牛仔裤,还有廉价的帆布鞋,整个人清纯的就像开在山涧里小白花。

只是眼睛一直望着脚尖,不敢抬起头,看着楚楚可怜。

钟凌想提醒她,别紧张。

刚张嘴,一串沉稳而矜贵的步伐从门外传来。

紧跟着,就听男人又冷又沉的嗓音道:“就是她?”

钟凌一抬头,便看见一身正装的霍隽渊径直走向沙发前坐下。

她赶忙点头,哑着嗓子回答:“是,酒店经理说,当天只有这个实习生去过您的房间。”

“抬头。”

霍隽渊是在跟那女孩说话。

可小姑娘显然是吓坏了,好一会儿都不敢抬起头来。

钟凌只好走到女孩身边,小声提醒:“同学,我们霍总在喊你。”

小姑娘这才战战兢兢地把头抬起来,因为太害怕,说话的时候都带着颤音:“对对不起,我只是个兼职的,不懂那么多规矩。你们要罚钱的话,我也没有什么钱……”

看清对方的长相,钟凌彻底愣住。

不光身型声线和她相似,就连五官神韵都和当年的自己有两三分相像。

只是,那时候,她还是明媚张扬的凌家独女。

那时候,她每天都追在邻家哥哥的身后,喊:“阿渊,等我长大了要嫁给你!”

“这些樱桃是我一颗一颗亲手为你摘的,快点吃,不要让他们抢咯!”

“阿渊,我的新裙子好不好看?”

“阿渊……”

“钟秘书,你可以出去了。”

霍隽渊的一声命令,打断钟凌的思路。

她赶忙收回神,抚了抚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就迅速出了这间休息室。

只是在她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听见男人压低了嗓音:“别怕,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并没有让你赔钱的意思。”

霍隽渊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温柔过?

是怕吓坏人家小姑娘?

反正她没见过。

不管是少年老成的男神学霸,还是成为雷厉风行的霸总。

在她印象里,这个男人杀伐果决,不近人情,即便是为公司卖命几十年的老资格也照开不误!

好在钟凌出去后,小姑娘放轻松了一点,但也还有些紧张和拘谨。

“叫什么?就读哪所大学?”

“我我叫桑雪,在江北大学就读工程信息专业,今年大三。”

“我记得,你小腹处好像有一道疤。”

“疤……”

听到这,钟凌关门的手一僵。

莫非她和霍隽渊滚床单的时候,已经暴露了什么?

Copyright © 2010-2018 趣看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