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论文规模越大 论文质量反而倒退

网络时代对学术的最大影响,就是大大推进了量化学术评价的发展。从整体上,这种量化评价对学者们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并带来更大的发表压力,因为这种量化评价带来的评价压力会逼迫学者们逐渐关注自己的量化指标,导致学者们会通过增加发表数量来提升关注度,这种发表压力最终导致发表质量的整体下滑。

在一些大型学术数据库公司如爱思唯尔、谷歌学术和汤森路透等的推动下,科技文献使用的方便性越来越高,也推动了科学家越来越痴迷于学术发表能力和表观影响力,这些都可以用发表数量、引用量、下载量和浏览量来表示。

当今量化评价的本质是用数量代替质量,这显然不是合理的标准,大多数情况下,关注度和质量有关系,当科学发展历史上,真正特别有价值的新发现不一定会受到广泛的认可,这样的评价必然会让这种特立独行的科学本来需要的特质被更加边缘化。数量代替质量的评价必然会让作为人的科学家热衷于追求数量,包括发表更多论文。发表数量的增加已经成为当今科学论文发表的事实,这种增加速度已经持续了许多年。2012年,全球年度发表论文数量已经达到2百万篇。更重要的是,发表数量的增加,必然会带来更多的论文引用规模,在强大的网络搜索能力配合下,让更多论文获得更多引用。这似乎是一种表面繁荣皆大欢喜的局面。

早在1963年,物理学家和科学史学家Derek de Solla Price就从论文发表大爆炸中看到对科学的威胁。250年以来,科学家和论文的数量都一直在增加。Price认识到,科学家这种扩张趋势具有不可持续性。按照这样的趋势,再过几十年,我们地球上所有家庭成员都会是科学家,包括孩子和狗。Price也相信,科学研究的质量并没有随着科学家和论文数量的增加而增加。他发现卓越的科学研究只有非常小的比例,顶尖科学家的数量增加没有随着科学家的规模增加,科学家规模的增加让更多人具有写科学论文的能力,但是没有让真正的科学发展速度提高。

主流科学家已经认识到,科学发表规模不仅没有提高科学整体质量,反而让更多粗制滥造的论文大量增加,导致整体科学论文质量下降。例如在癌症研究领域,论文中使用的许多细胞被发现存在污染。例如一种被1000篇论文使用的著名乳腺癌细胞系,后来被证明是黑色素瘤细胞。如果按照生物医学研究论文5年平均引用次数是10-20次,那么大约每年1万篇论文会引用错误论文。错误论文象恶性肿瘤一样具有扩散性。

这种趋势不仅是癌症研究领域,例如动物神经疾病模型研究、实验心理学也不容乐观。这种问题在政策决策相关领域如营养学、教育、流行病和经济学更加严重。在这些领域,许多没有明确结论的研究也会引起非常大的社会关注。例如关于膳食盐对健康的影响、如何构建对外援助、生态系统测量服务的争论论文,反复在同行评议的掩护下发表。

50年前,Price预测科学研究规模扩张的趋势会逐渐下降,但是今天科学规模增加质量降低的问题依然严峻,这种趋势仍然没有看到停止的信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