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硬通货”造成论文泛滥

近年来,围绕着论文经济,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条应运而生。论文违规出版涉嫌学术欺诈甚至法律问题,绝不能简单地用市场理论任其自由发展。

论文本是科研、学术的精华,一旦它成为学术毕业的必要条件,教师、医生等等职业职称申报的“硬通货”,这就从某种程度上造成了论文“泛滥”,也促成了部分人因疲于应战,转而以造假方式蒙混过关的现状。

假期刊敛财是“论文依赖”的怪胎。诱发发表论文环节的买卖与非法“敛财”,扰乱出版秩序只是乱象之一。还有包括社会诚信、学术浮躁、专业虚浮等诸多弊端。

近些年,屡屡出现优秀的高校教师、医生,因为没有发表论文评不上副教授遭遇“逆淘汰”的情况。事实上,能力是多元的,不能靠论文化一条标准来衡量。

打击假期刊敛财,一方面要求学术期刊相关监管部门加大稽查力度。对于新增的期刊,必须严格把关其运作模式;另一方面,国家应加快人才评价机制的转型。如职业的评价加快职业资质考试、技能认定的范围,促进职业的市场化,破除唯学历论、唯证书论的用人环境;对部分专业在校生的考察也应完成从纸面论文到实际操作能力的转变。只要让唯论文是举的局面得到改观,假期刊敛财也就自然没了市场。


类似现象早已见惯不怪,相信不少人都遇到过利用QQ等工具联系发表论文的掮客。其实,何止是像王某这样冒用合法期刊登收费论文敛财,即使是某些正规期刊本身,也在通过论文牟利。此前,国家级刊物《报告文学》被指收取版面费,据称一般两万字稿件要3万元,杂志社派记者来写要多付5000元。《报告文学》执行主编吴双承认收费,称因杂志亏损而采取了市场化运作,并表示“大家都这么做,就我们倒霉”。由此可见,相关领域问题非常严重,也非常普遍。

除了诚信缺失、法治观念淡薄,论文乱象更是折射出当今社会评价体系存在的问题。我们现行的社会评价体系,过度依赖于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很多时候,一个文凭、一篇论文比实际能力更能得到社会的认可。其实,有没有文凭和论文、有什么文凭和论文以及有没有职称、有什么职称,并非衡量一个人能力的惟一标准。不少有文凭有职称有论文的人难逃“高分低能”的桎梏,而很多无文凭无职称无论文的“三无人员”却做出了非凡的成绩。相关的例子举不胜举,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了。特别是在当今学术领域也惨遭不良风气侵蚀、学术领域也不复再是圣洁象牙塔的现实状况下,论文、文凭和职称更是被掺进了水分,甚至沦为了攫取地位和利益的敲门砖。有需求就有市场,相关领域问题频发,甚至催生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论文(文凭)”的龌龊一幕。

之所以有人认为论文、文凭和职称奇货可居,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对此趋之若鹜,为了一张纸不惜一掷万金,无非在于其本身所蕴含的高附加值。有了这东西,不仅等于得到了主流评价体系的认可、有了地位,同时还可以带来经济以及其他方面的好处。沾染了铜臭的论文和职称,金钱的含金量飙升,但实际的含金量却难免大打折扣。也难怪有人总结说:这些年来,什么都在涨价,惟有学问和诚信在不断贬值。

论文不能沦为“商品”,否则只能制造一大堆文字垃圾、浪费大量的社会资源,对推动社会进步带不来任何益处。现行的职称评审制度也必须有所改进,不仅要使评定细则、评定标准更加细化、更加严格,还要加强监管,不能任其成为某些人的敛财工具。同时,更要重新构建更科学更合理的社会诚信体系和社会评价体系,重实际、轻形式,破除愈演愈烈的“论文依赖症”和“评审综合症”。只有这样,靠论文敛财之类的现象才不会出现。


其实,花钱发表论文,以发表论文数量为“硬件条件”,为实现顺利毕业、晋升、晋级甚至提拔等作为铺路石,在国内很多地方、很多系统一直以来几乎就是公开的秘密。比如,埋头教学的老师,无论实际教学质量如何高,如何受到家长、学生和学校的肯定,但在职称评定时,发表论文数量就是“硬杠杠”。这就促使甚至逼迫一些类似有实力却没发表过论文的行业骨干,不得不托人或花钱发表论文为晋升或评职称等做开门“钥匙”。

事实上正如媒体披露的那样,国内现有学术期刊5000多种,每年刊发的论文约100万篇,但每年专业技术人员因业务考核、职称评聘、岗位聘用、学位授予等产生的发表论文的需求约为480万篇。“僧多粥少”的学术期刊市场已经形成,巨大的需求造就了“繁荣”的市场。而另一方面由于各种评价机制都把发论文作为重要评价标准,学校老师、学生,一些特定单位的员工都不得不寻找可以发表论文的期刊。由于高水准的不收钱的核心期刊又数量过少,很多人便选择交钱发论文。尽管这一案件中,被告人辩护律师声称,王某系和出版社合作,不构成犯罪。法院最终是否采信无法定论,但就辩护人所指的这种情况,现实不少期刊杂志社确实不排除这种现象的存在。

我们都知道,无论是新闻媒体还是期刊杂志,都属于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在受到严格监管的同时,基本都是实行市场化运作,尤其是核心期刊杂志,因为可读性不强受众狭窄,发行量受到局限,大多处境艰难,为了维持运营和保障人员收入,一些期刊社不得不“另辟蹊径”,既有用“合作共赢”方式以增刊名义发有偿论文,更有以“赞助费”为门槛要求作者掏腰包,其中很多增收方式方法,如果说是利益驱使倒不如说是“形势所逼”,以至于有人甚至断言,在国内任何一家核心期刊发表论文都不可能“空手说白话”,除非你“太著名”。

期刊社与社会共同的需要,造就了花钱发表论文“愿打愿挨”的奇异现象。正想报道中一些作者既不愿意举报,也不愿意出来指证一样,即使明知道自己在“山寨版”期刊上花钱发表了论文,但因为对自己的晋升晋级等“物有所值”,谁还愿意“没事找事”。

显然,要在毕业、晋升、评职称等考核过程中,完全放弃论文是很不现实,真正有价值的论文确实体现出作者的真才实学。但也不能“唯论文是取”,眼下存在的关键问题,是只重视论文数量而忽视论文质量,甚至不管是不是学术论文,无论是否发在真正的核心期刊上,只要是变成“铅字”就可以滥竽充数顺利过关。而另一方面对于核心期刊,还应该保持其应有的权威和严肃性,不能一味的“市场化”,这既是对知识和学术的充分尊重,也是竖立期刊权威和避免花钱发论文的不可或缺。实际上,在国家和各地方“扫黄打非”持续的高压态势下,真正假冒期刊并以发表论文非法敛财的行为,非但风险很大,随时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能够有底气收钱给人发表论文,多是与正规期刊社存在某种“合作关系”,这从媒体记者从网上的实际验证中就可以证实,网上“店铺”能够把发表论文“明码标价”,就是因为其手中有“正规刊号”做保证。

花钱发表论文尴尬的背后值得我们多重思考,在一个知识被普遍尊重的时代背景下,做为学术研究载体的核心期刊,是否能走市场化经营的路子,是否可以通过科研经费或其他财政渠道来保障核心期刊的纯洁和不受市场“污染”。同样,在普遍认同“重实绩、轻学历”的务实观念下,论文是否一定要成为各种晋升职称考核的“必选项”,如何科学调整和理顺论文尴尬背后多重复杂的互联关系,让实绩与纯正的学术论文彼此兼顾、相得益彰,使得任何一个具有真才实学的从业人员,不应缺论文被埋没,也不因追求论文多而偏离务实进取。正视和思考解决论文尴尬背后每一根变异的链条,显然比这起案件本身更有意义、也更务实许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