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刊敛财1200万背后的“论文尴尬”

办假期刊10个月狂赚1200万

男子王某先后雇佣8人成立两家公司,冒用合法期刊出版单位的名义,许诺为作者刊登文章并收取版面费,在2014年1月至10月间,收取版面费1200余万元。昨天上午,此案在顺义区法院开庭审理,王某被控非法经营罪。

据检方指控,被告人王某于2012年、2013年注册成立了北京圣麟阁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刊博天下国际文化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后,王某先后雇佣了另外8名被告人,在未取得出版许可证的情况下,冒用涉案期刊出版单位的名义,许诺为作者刊登文章并收取版面费,后擅自使用涉案期刊刊号,出版、印刷、复制、发行《科技研究》、《电源技术应用》、《中国文房四宝》、《新材料新装饰》、《时代财富》、《华中电力》、《三角洲》、《公诉人》等期刊,并将交纳版面费作者的文章刊登在上述期刊中,经查2014年1月至10月期间,王某等人共收取版面费达人民币1200余万元。据悉,上述刊物均为合法出版物,王某盗用了这些期刊的刊号,出版大量非法出版物。

类似手法:假杂志编辑被抓获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于2015年7月以被告人王某等共9人涉嫌诈骗罪交由法院审查起诉。其间,因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两次,因案情重大、复杂,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三次。此后,公诉机关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对被告人提起公诉。

一篇文章收取两三百元左右

昨天,此案在顺义区法院开庭审理,主犯王某表示对罪名无异议,对起诉书指控的部分事实不认可,对1200万的钱款数目不认可。其他8名被告均表示认罪。

王某在法院上辩解称,公司并非冒用一些合法期刊的名号,从事非法出版,“有些杂志社和我们是合作关系”,他表示,公司是经过杂志社授权开展工作的。王某辩护律师表示,王某和合法杂志社之间存有协议,双方存在合作关系,刊号并非出租转让,系共有,杂志没有一本是以王某公司名义出版的,因此没有冒用、擅自使用的行为。协议上约定是出版社有出版权,被告只是做了一些收集文章的工作,最终的责任都在杂志社。因此王某辩护人认为王某无罪。

据悉,王某曾在北京一家杂志社工作,发现为他人发表论文收取版面费来钱很快,于是从2012年其先后成立两家公司,雇佣8名业务人员出版期刊。公司成立后,王某负责管理公司,与相关杂志社、印刷厂协商,员工则以杂志社名义通过QQ群发布广告,对外征稿,每篇文章员工可获得10%—15%的提成。每篇文章王某会收取版面费180元至350元不等。收到稿件后,王某会组织人员进行初审,并发给合作杂志社再审,随后出版。

伪造公章 将文章录入论文网络平台

据了解,文章作者发稿后,都会要求得到刊登有自己文章的期刊,王某委托他人排版并印刷,随后将期刊快递给作者。为了挣取更多的费用,每一期杂志页码都较厚,字号偏小。印制数量与每期杂志发表文章数目吻合,这些杂志均不对外发行。

据悉,为了让非法期刊看起来合法,王某等人还伪造合法期刊公章,通过邮件等方式与一些论文网络平台取得联系,将非法期刊的文章录入网络平台,得到受害人的信任。其中一些期刊并非严谨的学术杂志,而属于偏新闻类杂志,因此平台的审核不严。

调查

仍有网店叫卖“收钱发论文” 一篇最便宜600元

据悉,一名受害人拨打匿名举报电话,才致使王某等人东窗事发。警方找到了20多名受害人,受害人分布面较广,有学生、还有需要发表文章的职业人士等人。此外,有些受害人即使发现受骗,也因为需要借助论文达到晋升职称、毕业等目的,而不愿举报,不愿出来指证。

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在某网站上检索“发论文”等关键词,发现大量期刊代理。北青报记者以大学生身份联系上一家店铺客服,询问发一篇新闻学期刊的价格。客服很快给记者发过来一张价目表,其中最便宜的为一篇600元,最贵的为一篇1800元。

北青报记者又以教师身份联系上另一家店铺,其代发论文价格最低同样为600元,最高则为1900元。其客服告诉记者,如果单位对论文质量要求不高,可以选择发表在“性价比高”的杂志上,但都有正规刊号。

这位客服自称,他们代理的期刊已经为几千名老师和学生发表了论文,这位客服说,现在借助论文来达到毕业和晋升职称的人太多了,而每个学科真正有质量的核心期刊就那么几种,期刊收钱发论文的行为并不少见。

据国内某媒体报道,国内现有学术期刊5000多种,每年刊发的论文约100万篇,但每年专业技术人员因业务考核、职称评聘、岗位聘用、学位授予等产生的发表论文的需求约为480万篇。“僧多粥少”的学术期刊市场已经形成,巨大的需求造就了“繁荣”的市场。由于各种评价机制都把发论文作为重要评价标准,学校老师、学生,一些特定单位的员工都不得不寻找可以发表论文的期刊。由于高水准的不收钱的核心期刊又数量过少,很多人便选择交钱发论文。
安徽师范大学马梅教授曾称,现在很多期刊虽然还是事业单位的性质,但已经是企业化的经营模式,市场化的经营方式要求自己去创收。这些受众狭窄的期刊很难通过正常的印刷发行盈利,正常的发行生存不下去,市场又有这么强烈的需求,收钱发表论文也便成为一种“常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