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荒谬的,就是以期刊影响因子衡量一个研究者的学术成就

影响因子的这些缺陷和不足众所周知,可是依然受到学术圈的热烈追捧。科研工作者、经费管理人员、以及科研院校纷纷将其作为学术水平的衡量指标,出版商也不遗余力地宣传自己的高影响因子杂志。其中最荒谬的,就是以期刊影响因子为基础衡量一个研究者的学术成就。例如,在招聘教职的过程中,管理人员很容易扔掉那些没有发表高影响因子期刊论文的申请者。

这一现象在中国尤为突出。以青年千人计划为例,这个中国当前国家层面最重要的人才招聘机制,没有一两篇Nature Science系列文章,是很难入选的。而在中国人才梯队最重要的两个环节,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和杰出青年基金,高影响因子论文数量也是人际关系之外确保入选的最重要保障。国家层面的科技奖励,如自然科学奖,乃至院士评选,往往也是如此。

在这样一个学术评价指挥棒下,研究人员根据影响因子选择投稿期刊,而忽略学科的基础和科学的意义,也就不令人奇怪了。在高影响因子期刊发表论文的压力,以及被高影响因子期刊拒稿所带来的失望和沮丧,是难以言喻,圈外人无法想象的。其后果,就是驱使人们追逐热点,夸大事实,掩盖不利的结果,乃至伪造数据,直接败坏科研风气。

Nature在社论中问道,我们应该如何改变这样的一个病态文化? 这确实是每一个学术人士都非常关心、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而这,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学术评价的话语权。

Nature提出,无论是找工作,评职称,还是申请经费,科研人员都应该叙述其研究成果及其意义,而不是简单罗列其论文清单和影响因子。这听起来似乎过于简单,可是能够让评审将注意力集中在研究工作本身,而不是期刊。这非常有道理。

发表评论